欢迎戏迷票友光临十品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RSS订阅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戏曲网  »  黄梅戏  »  邵氏电影潘金莲(1964黄梅戏)

邵氏电影潘金莲(1964黄梅戏)

更新时间:2014-06-13 22:58
戏曲演员:张仲文 白云 张冲 红薇 
戏曲类别:黄梅戏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播放地址
影片内容介绍:
黄梅戏,张仲文 白云 张冲 红薇演出,相关视频有邵氏电影潘金莲(1964黄梅戏)《花田错》1962邵氏黄梅戏电影黄梅调电影《潘金莲》全集朝鲜老电影看不见的战线(1965)老电影《昆仑铁骑》全集(1960)、等戏曲节目。
潘金莲天生丽质,卒被主人所污,嫁予武大为妻。武大貌丑家贫;其弟武松(张冲)却天生神勇,醉打白额虎,更被委为都头之职。金莲私心仰慕,竟对松百般挑逗,松怒而远走东京。时西门庆(白云)看上莲之美色,买通淫媒王婆与金莲相好。为绝后患,庆毒杀武大。松回家得知武大死讯,大悲,后查出武大是被庆毒杀,愤而为兄报仇,于狮子楼击杀西门庆;更在武大灵前手刃金莲。
单表武松自从垫发孟州牢城充军之后,多亏小管营施恩看顾。次后,施恩与蒋门神争夺快活林酒店,被蒋门神打伤,央武松出力,反打了蒋门神一顿。不想蒋门神妹子玉兰,嫁与张都监为妾,赚武松去,假捏贼情,将武松拷打,转又发安平寨充军。这武松走到飞云浦,又杀了两个公人,复回身杀了张都监、蒋门神全家老小,逃躲在施恩家。施恩写了一封书,皮箱内封了一百两银子,教武松到安平寨与知寨刘高,教看顾他。不想路上听见太子立东宫,放郊天大赦,武松就遇赦回家,到清河县下了文书,依旧在县当差,还做都头。来到家中,寻见上邻姚一郎,交付迎儿。那时迎儿已长大十九岁了,收揽来家,一处居住。就有人告他说:"西门庆已死,你嫂子又出来了,如今还在王婆家,早晚嫁人。"这汉子扣了,旧仇在心。正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次日,理帻穿衣,径走过间壁王婆门首。金莲正在帘下站着,见武松来,连忙闪入里间去。武松掀开帘子便问:"王妈妈在家?"那婆子正在磨上扫面,连忙出来应道:"是谁叫老身?"见是武松,道了万福。武松深深唱喏。婆子道:"武二哥,且喜,几时回家来了?"武松道:"遇赦回家,昨日才到。一向多累妈妈看家,改日相谢。"婆子笑嘻嘻道:"武二哥比旧时保养,胡子楂儿也有了,且是好身量,在外边又学得这般知礼。"一面请他上坐,点茶吃了。武松道:"我有一桩事和妈妈说。"婆子道:"有甚事?武二哥只顾说。"武松道:"我闻的人说,西门庆已是死了,我嫂子出来,在你老人家这里居住。敢烦妈妈对嫂子说,他若不嫁人便罢,若是嫁人,如是迎儿大了,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儿,早晚招个女婿,一家一计过日子,庶不教人笑话。"婆子初时还不吐口儿,便道:"他在便在我这里,倒不知嫁人不嫁人。"次后听见说谢他,便道:"等我慢慢和他说。"
那妇人在帘内听见武松言语,要娶他看管迎儿,又见武松在外出落得长大身材,胖了,比昔时又会说话儿,旧心不改,心下暗道:"我这段姻缘还落在他手里。"就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出来,向武松道了万福,说道:"既是叔叔还要奴家去看管迎儿,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王婆道:"我一件,只如今他家大娘子,要一百两银子才嫁人。"武松道:"如何要这许多?"王婆道:"西门大官人,当初为他使了许多,就打恁个银人儿也勾了。"武松道:"不打紧,我既要请嫂嫂家去,就使一百两也罢。另外破五两银子,与你老人家。"
这婆子听见,喜欢的屁滚尿流,没口说:"还是武二哥知礼,这几年江湖上见的事多,真是好汉。"妇人听了此言,走到屋里,又浓浓点了一钟瓜仁泡茶,双手递与武松吃了。婆子问道:"如今他家要发脱的紧,又有三四个官户人家争着娶,都回阻了,价钱不兑。你这银子,作速些便好。常言先下米先吃饭,千里姻缘着线牵,休要落在别人手内。"妇人道:"既要娶奴家,叔叔上紧些。"武松便道:"明日就来兑银子,晚夕请嫂嫂过去。"那王婆还不信武松有这些银子,胡乱答应去了。
到次日,武松打开皮箱,拿出施恩与知寨刘高那一百两银子来,又另外包了五两碎银子,走到王婆家,拿天平兑起来。那婆子看见白晃晃摆了一桌银子,口中不言,心内暗道:"虽是陈敬济许下一百两,上东京去取,不知几时到来。仰着合着,我见钟不打,去打铸钟?"又见五两谢他,连忙收了。拜了又拜,说道:"还是武二哥知人甘苦。"武松道:"妈妈收了银子,今日就请嫂嫂过门。"
婆子道:"武二哥,且是好急性。门背后放花儿--你等不到晚了?也待我往他大娘那里交了银子,才打发他过去。"又道:"你今日帽儿光光,晚夕做个新郎。"那武松紧着心中不自在,那婆子不知好歹,又奚落他。打发武松出门,自己寻思:"他家大娘只叫我发脱,又没和我断定价钱,我今胡乱与他一二十两银子就是了,绑着鬼也落他一半多养家。"就把银凿下二十两银子,往月娘家里交割明白。月娘问:"甚么人家娶去了?"王婆道:"兔儿沿山跑,还来归旧窝。嫁了他家小叔,还吃旧锅里粥去了。"月娘听了,暗中跌脚,常言"仇人见仇人,分外眼睛明",与孟玉楼说:"往后死在他小叔子手里罢了。那汉子杀人不斩眼,岂肯干休!"
不说月娘家中叹息,却表王婆交了银子到家,下午时,教王潮先把妇人箱笼桌儿送过去。这武松在家中又早收拾停当,打下酒肉,安排下菜蔬。晚上婆子领妇人过门,换了孝,带着新(髟狄)髻,身穿红衣服,搭着盖头。进门来,见明间内明亮亮点着灯烛,重立武大灵牌供养在上面,先有些疑忌,由不的发似人揪,肉如钩搭。进入门来,到房中,武松分付迎儿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顶了。王婆见了,说道:"武二哥,我去罢,家里没人。"武松道:"妈妈请进房里吃盏酒。"武松教迎儿拿菜蔬摆在桌上,须臾烫上酒来,请妇人和王婆吃酒。
那武松也不让,把酒斟上,一连吃了四五碗酒。婆子见他吃得恶,便道:"武二哥,老身酒勾了,放我去,你两口儿自在吃罢。"武松道:"妈妈,且休得胡说!我武二有句话问你!"只闻飕的一声响,向衣底掣出一把二尺长刃薄背厚的朴刀来,一只手笼着刀靶,一只手按住掩心,便睁圆怪眼,倒竖刚须,说道:"婆子休得吃惊!自古冤有头,债有主,休推睡里梦里。我哥哥性命都在你身上!"婆子道:"武二哥,夜晚了,酒醉拿刀弄杖,不是耍处。"武松道:"婆子休胡说,我武二就死也不怕!等我问了这淫妇,慢慢来问你这老猪狗!若动一动步儿,先吃我五七刀子。"一面回过脸来,看着妇人骂道:"你这淫妇听着!我的哥哥怎生谋害了?从实说来,我便饶你。"
那妇人道:"叔叔如何冷锅中豆儿炮?好没道理!你哥哥自害心疼病死了,干我甚事?"说由未了,武松把刀子(忄乞)楂的插在桌子上,用左手揪住妇人云髻,右手匹胸提住,把桌子一脚踢番,碟儿盏儿都打得粉碎。那妇人能有多大气脉,被这汉子隔桌子轻轻提将起来,拖出外间灵桌子前。那婆子见势头不好,便去奔前门走,前门又上了栓。被武松大叉步赶上,揪番在地,用腰间缠带解下来,四手四脚捆住,如猿猴献果一般,便脱身不得,口中只叫:"都头不消动意,大娘子自做出来,不干我事。"武松道:"老猪狗,我都知道了,你赖那个?你教西门庆那厮垫发我充军去,今日我怎生又回家了!西门庆那厮却在那里?你不说时,先剐了这个淫妇,后杀你这老猪狗!"提起刀来,便望那妇人脸上撇了两撇。
妇人慌忙叫道:"叔叔且饶,放我起来,等我说便了。"武松一提,提起那婆娘,旋剥净了,跪在灵桌子前。武松喝道:"淫妇快说!"那妇人唬得魂不附体,只得从实招说,将那时收帘子打了西门庆起,并做衣裳入马通奸,后怎的踢伤武大心窝,王婆怎地教唆下毒,拨置烧化,又怎的娶到家去,一五一十,从头至尾,说了一遍。王婆听见,只是暗中叫苦,说:"傻才料,你实说了,却教老身怎的支吾。"这武松一面就灵前一手揪着妇人,一手浇奠了酒,把纸钱点着,说道:"哥哥,你阴魂不远,今日武松与你报仇雪恨。"那妇人见势头不好,才待大叫。被武松向炉内挝了一把香灰,塞在她口,就叫不出来了。然后劈脑揪番在地。那妇人挣扎,把(髟狄)髻簪环都滚落了。武松恐怕他挣扎,先用油靴只顾踢他肋肢,后用两只手去摊开他胸脯,说时迟,那时快,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内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窿,那鲜血就冒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他胸脯,扎乞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沥沥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迎儿小女在旁看见,唬的只掩了脸。武松这汉子端的好狠也。可怜这妇人,正是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亡年三十二岁此是金瓶梅中潘金莲结局,由于此书争议很大,西门庆死又是桃色事件,所以仅引用此一段,告诉大家除了《水浒》还有别的书写潘金莲话剧资料。沿袭传统文化的和完美结合曲艺艺术,张仲文 白云 张冲 红薇的精彩演出更是锦上添花。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邵氏电影潘金莲(1964黄梅戏)视频唱词或者下载收藏。邵氏电影潘金莲(1964黄梅戏)相关剧本视频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admin@xqshipin.com
十品戏曲网戏曲大全网站】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9-201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