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戏迷票友光临十品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RSS订阅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戏曲网  »  吕剧  »  山东吕剧《李怀玉借妻》全剧

山东吕剧《李怀玉借妻》全剧

更新时间:2014-3-14 15:09:36
演出剧团:广饶县花官梨园吕剧团  
戏曲类别:吕剧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保存/分享:我要收藏
播放地址
直接下载戏曲视频
影片内容介绍:
吕剧《李怀玉借妻》
人  物:
李怀玉:简称“李”
皮秀英:简称“皮”
王公正:简称“员外”
王夫人:简称“夫人”
张古董:简称“张”
《李怀玉借妻》剧情简介:
学生李怀玉因家中失火,家道貌岸然贫寒,无有银钱进京赶考。于是到临沂城他岳父家借钱。因李怀玉妻早亡未能借到。按照他岳父的意思回家另娶一妻,进京赶考的银两一律全管。李怀玉心生一计,到他朋友张古董家借上皮氏嫂嫂做以假妻,以诈骗岳父的银钱。不料想年轻的皮氏看中了李怀玉,弄假成真,终成伴侣。
第一场
李:(念)海底捞明月,
         书中有黄金。
         恼恨自己运不通,
         沙滩无水困蛟龙。
         单等一时春雷动,
         拨开乌云上九重。
  (白): 鄙人李怀玉,大运不幸,二老早日下世去了,撇下俺两口苦度光阴。不料想妻也下世去了。李怀玉孤苦伶仃,无依无靠。闻听人言,说北
京城开了考选。我有心进京赶考,可惜手中无有半分银两。这这这……这待如何是好?——有了!临沂城我岳父家过的荣华富贵,我到他家借些银两就是。正是这等主意。
(唱):       七星北斗共星辰,
 上有日月照得真。
 东海长流江心水,
 西北山日日喷浮云。
 收秋完了荒草地,
 冬夏常青松柏林。
 万岁江山轮流坐,
 谁也不能插下根。
 明朝军师刘伯温。
 李怀玉无精打采往前走,
 借钱到至岳父家门。(下)
第二场
员外(念):
  门外青山绿水,
  林中百鸟皆音。
  两边白发赛银条,
  枯树临崖怕风摇。
  家有黄金主百斗,
  难买生死路两条。
(白):俺王公正,家大业大,一辈子无儿,只生的一女,年交一十八岁,许配李
家庄李怀玉,过门去夫妻恩爱,不料想女儿身得重病下世去了,不思想想女儿来还罢了,思想起女儿来,叫老夫我好伤心哪!哎!想女儿想得心烦,我不免叫出老夫人。——夫人转来!
夫人:哎,来了!——员外,将老身唤出,不知所为何事?
员外:夫人,自从咱女儿下世去了,我整天心中闷倦。今日天气
晴和,我有心大门外游玩散闷,不知夫人心下如何?
夫人:员外说好便好。
员外:夫人请。
夫人:员外请。
员外:夫人,咱二人就在马石上散闷也就是了。
夫人:员外请坐。
李:(上)速走三两步,来到岳父门。
(白)只见岳父岳母在马石上落座,我不免上前搭话。岳父岳母在上,小婿这厢有礼了。
员外:罢了。贤婿不在家下苦守,来到我这大门上却是为何故哇?
李:岳父容秉。
(唱):李怀玉走不前施礼躬身,
尊了声岳父岳母细听我云。
现如今京城开了考场,
我有心赶考到那京城门。
员外:这不是件好事吗?
李:(唱)
 我有心赶考到在京城以内,
只可惜家中无有半分文。
万般无奈来求助,
借钱来到岳父家门。
夫人:(唱)
钢刀割去连心肉,
哪有十指不连心?
女儿死了亲不走,
从今往后少上门!(下)
李:岳父大人,听岳母之言,她是不想借钱给我。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
员外:贤婿慢走。
李:岳父,还有何话要讲啊?
员外:贤婿,你回的家去,另成一妻,领着你妻来到我家,认亲会门,你赶考的盘缠,老夫我是一律全管。
李:是,我记下了。(王下)
李:李怀玉啊李怀玉,不怨你自己穷了,怨那亲戚不也是枉然吗?你看我李怀玉连进京赶考的盘费银两都无有,哪来的银钱另成妻呀?——哎呀,有了!张家庄上有一好友,名唤张古董,他家皮氏嫂嫂生的贤惠,我不免到他家借俺皮氏嫂嫂做一妻,到临沂城岳父家认亲一趟,诓上一些盘费银子进京赶考,正是这等主意。
(唱)高高山上发浮云,
         世界上谁家富来谁家贫?
         穷的他也穷不到底,
         大财主也不能插下根。
         大街之上人吃狗,
         胡坡之下狗吃人,
         三分天下有期日,
         六十花甲正一旬。
         正是我叨叨念念往前走,
         张家庄上借夫人。(下)
第三场
张:(上)张瞎子,李瞎子,一块河里去摸鸭子。
一摸摸了个老鳖盖,还是伙计那汗擦子。
(白)在下我张古董,我有一位好友,名叫李怀玉,他好久没来啦。我还怪想他,怪盼他,他怎么不到我家来了哇?待我出去了望了望。
李:(念)速走三两步,来到大哥门。
(白)这不是大哥吗?L
张:哎,这不是俺李兄弟吗?你可来啦。我天天想你,夜夜盼你。咱里边说话。
子  屋里请。
李:大哥请。
张:兄弟请坐。
李:大哥请坐。
张:兄弟呀,你好久不来,我叫你嫂嫂炒上个菜,咱俩好好的喝上两盅。
李:大哥,小弟心中有事吞吃不下。
张:兄弟,我看着你一进门就愁眉不展的,你有什么愁事?你和你大哥说说,我
能办到的我给你办,办不到的我也给你想想办法。实在办不了的,我托个人
给你办办。
李:(唱)
                二人落座把话云,
知心话说给知心人。
我有心京城以内去赶考,
张:这不是件好事吗?
李:大哥。
(唱)  我手中无有半分文。
张:噢——那你临沂城岳父家过的荣华富贵,你到他家借上银子,起家京赶考不
就行了吗?
李:大哥。
(唱)昨一日,临沂城我攀亲一趟,
人家不认咱这穷亲戚。
张:对呀,秋后的密汉、拔园的瓜,死了老婆的丈人家。人家别说没有,就是有
人家也不给他。人家那闺女都死了,人家还贪恋个女婿干啥?兄弟呀,那你到邻居百舍借补借补,也使得。
李:(接唱)那邻居百舍断了来往,
张:对呀,人家怕还不起他。兄弟,你到亲戚那里借补借补也行呀。
李:(唱)  那亲戚早已不上门。
张:对呀,俺兄弟穷咧,有也不借给他。兄弟,你那三朋六友借借,也可以呀?
李:三朋六友?那不就是大哥你吗?
张:兄弟,我是卖豆腐的,我没有钱呀。借个豆腐包,我有。
李:我还不借银子,不借钱呢。
张:兄弟,你不借银子,不借钱就好说。你要是借我那头啊,我就割个脑袋瓜你。
兄弟,你借什么?
李:大哥,我待借……
张:你待借什么?
李:我待借……
张:说呀,你借什么,尽管说。别不好意思。
李:大哥,兄弟有句贱言难以出口。
张:咳,什么贱言贵言,兄弟,咱两个人好的和那一个人似的,有话尽管说。
李:大哥,我说出来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
张:兄弟,你尽管说,你说出来我不生气。
李:你当真不生气?
张:当真不生气。
李:你果然不生气?
张:我果然不生气。
李:大哥,你听我说啊。
张:说出来我就借给你。
李:(唱)
我有心借俺嫂嫂攀亲一趟,
诓上几两盘费银。
李怀玉一个借妻说出了口,
张:(唱)倒叫张古董打了个哏。
(白)哎呀,这难说,那难说,三说两说,这上嘴唇和那下嘴唇这么一并,说出来了,闹了半天,还是借俺老婆。你想,你什么不好借,你怎么单借俺老婆,哎呀,这……
李:大哥,你借还是不借呢?
张:你站到那边,俺倒磨倒磨着。虽然俺两个人很好呀,可是这老婆还能借吗?
哎,常言说得好,为朋友两肋插刀,为朋友死而无憾。反正是借的,又不是
真的,要不就借了,就借这一回,再也不借第二回。对,借了。
李:大哥,如果你不借的话,兄弟我就告辞了。
张:哎……兄弟,我哪里说不乐意来呀,我是怕你嫂嫂她不乐意。
李:那依大哥之见呢?
张:依你大哥之见啊?哎,咱就这么的。那边有个南瓜棵,你爬到南瓜棵底下盖
严实,我把你嫂子叫出来。我叫着她乐意,我说着她乐意。她还是不乐意的
话,我打着她乐意,骂着她乐意。实在不行啊,我就跪着她乐意。等我劝你
嫂子乐意的时候啊,你可跑出来谢恩啊。这你记下了?
李:小弟记下了。
张:兄弟,快去趴着去。
李:多谢大哥。
张:不用谢了,不用谢了。你看,我一答应,俺兄弟是抿嘴带笑的,他是很高兴
啊,俺心里可不好受啊。不管怎么说,俺应下了。俺把家里的叫出来,商量
商量。哎,家里的,快来呀!
皮:来了。
张:这可怎么和俺家里的说呢?
皮:丈夫把奴家唤出,有何话要讲啊?
张:哎,家里的,咱有一好友,你还记得吧?
皮:那不是咱李兄弟吗?
张:对,就是咱李兄弟。
皮:咱那李兄弟来了?
张:哎,来了。
皮:丈夫,咱李兄弟到咱家有什么事吗?
张:他想到京城去赶考啊。
皮:那不是一件好事吗?
张:好事是好事,可他没有盘费银两哪。
皮:丈夫,临沂城他岳父家过的荣华富贵,他到岳父家借借不就行了?
张:咳,家里的,常言说得好,秋后的密汉拔园的瓜,死了老婆的丈人家。人家
的女儿都死了,人家稀罕这穷女婿?人家就是有钱也不借给他啊。
皮:那他到邻居百舍家借借也行啊?
张:我说家里的,别说人家没钱,就是有钱也不借给他。现在他穷了,怕还不了。
哎呀,我说家里的。现在咱兄弟穷了,亲戚都不上门了。
皮:那他不会到三朋六友家去借借吗?
张:哎呀家里的,三朋六友不就是咱吗?
皮:咱?我说丈夫,你看咱夫妻以拐磨子为生,过得日子十分贫
穷,咱哪有银钱借给他呀。
张:家里的,咱兄弟还不借银子,不借钱。
皮:怎么,他不借银子,不借钱,那他借什么?
张:他想着借……
皮:借什么?
张:我怎么这么难说?他想借……
皮:借什么?
张:家里的,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皮:我不生气,你就说吧。
张:他想着借……
皮:借什么?
张:借……
皮:丈夫!
张:他想着借你……
皮:借我干什么?借我干什么?
张:他想着借你做他的假妻到临沂城他岳父那里诓上几两盘费银进京赶考,正是
这等主意,正是这等主意。
皮:张古董、张古董你放屁!
张:不愿意?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驴,任我使来任我骑。这还了得!
皮:死犟人啊
(唱)     皮秀英来气恨恨,
 骂了声张古董你不算人。
盘古到今你论一论啊,
世界上哪有人来借人。
张:家里的你别生气。
皮:(唱)
人脸前头称两口,
外人知道了笑破唇,
  你好比桌子底下趴着个犬啊,
左看右看你不是人。
说着气来道着恼,
一头碰死不为人。
我这里说着拿头就碰啊,
(白)我不活了啊。
张:(接唱)
    张古董我这里拉住衣襟。
    张古董走上前身打一躬,
     尊家里的且息怒莫发雷霆。
    想当年咱爷爷把私盐贩,
    贩盐贩到了临沂城。
    多亏了人家爷爷孝良方正,
   上下打点托人情。
   花下银两无其数,
    买下咱爷爷活性命。
    常言说有恩不报非君子,
    忘恩负义匹夫生。
    贤妻应下借妻事,
    我一辈子不忘你的情。
    你要是不应这件事,
    丈夫我跪在地苦求情。
    张古董为此事下了跪,
皮:(接唱)
   这可就疼坏了皮秀英。
   皮秀英来我把话云,
   走上前双手挽起当家人。
张:家里的,你是应下了?
皮:丈夫,
(唱)  借妻之事我算应允啊。
张:哎,家里的,这应下就是应下,不应就是不应,怎么还算应允啊?你要是和
咱李兄弟跑到半路上再回来,这可不行。你不应,我就又跪下了。
皮:丈夫,我应下也就是了。
张:哈哈哈……俺家里的应下了。应下就好。
李:(上唱)李怀玉跪在地施礼拜恩。
张:哎,兄弟,快起来,快起来。刚才我替你跪过了。
李:多谢大哥。
张:不用谢了,你嫂子好歹应下了,谢谢你嫂子。
李:多谢嫂嫂。
皮:兄弟。
张:哎,不用谢了。你看咱鼓鼓捣捣的,这天也不早了,你去剃剃头,圆圆边,
换上我和你嫂子当年拜天地的衣裳,拾掇得好看着点,快去吧。
李:多谢大哥。
张:不用谢了,快去吧。(李下)
张:你看俺家里的整天和我拐磨子,衣裳也挺脏。家里的,你也别不乐意,咱就
借这一回,下一回咱不借了,你也去换上咱们拜天地时的衣裳,和李兄弟走
吧。家里的,别不乐意,这是假的。快去吧。(皮下)
张:人家都去换衣裳了,我去磨房磨磨俺那些豆子。这一个人干活真是没劲。老
婆子不在身边,心里还真不是滋味。俺家里的和李兄弟怎么还没拾啊?兄弟,
你怎么还没拾掇好啊,天不早了。
李:(上)大哥
张:哎哟,真是人是衣裳马是鞍,李兄弟穿上俺拜天地时穿的衣裳,真是怪好看
的。——家里的,还没打扮好啊?
皮:(上)丈夫。
张:你跟咱拜天地里一模一样,真好看。
(对李)十品戏曲网http://www.xqshipin.com/整理。兄弟,你和你嫂嫂就赶快上路吧,你到岳父那里,叫你岳母给你们做上点吃的,你们吃上点早些回来。
皮:丈夫,我走了,你可加紧想这个那个的,你要是想,我就不去了。
张:咳,家里的,这是我叫你去的,又不是你自己愿意去的。再说咱李兄弟这么
好,也做不出对不起我的事来,我不想这个那个的。你们去吧,早去早回。
皮:是,我记下了。
李:嫂嫂,天色不早,咱赶快上路才是。
皮:兄弟请。
李:嫂嫂请。
张:哎,这还不行来,我得叫回他来嘱咐嘱咐。兄弟回来,兄弟回来。
李:大哥,你还有何话要讲啊?
张:其实也没什么,我想说,到了你岳父那里,叫你岳母做上点菜,吃了和你嫂
嫂快回来。可不能住下。
李:大哥,我记下了。
张:记下就好,天不早了快走吧。——哎,还是不行哩,俺兄弟和俺家里的走到
半路上,那高梁棵和那两面墙似的,他二人走到那里……哎呀,这才不得劲
来。兄弟,回来呀!
李:大哥,你又将小弟唤回,还有何话要讲啊?
张:兄弟,你和你嫂嫂走到你岳父家里,拿上银钱快回来,你们可千万别住下。
李:大哥,我记下了。
张:记下就好,记下就好。去吧。——哎,还是不行。他二人到他岳父家里,他
岳父见到俺李兄弟,他岳母见到俺家里的,都挺高兴啊。再把他们领到一个
屋里,倒上酒,让他们喝。俺兄弟是知书达理的人啊,他倒上酒,说嫂嫂请酒。俺家里的端过去喝了。俺家里的也得还礼啊,她再倒上一杯酒说,兄弟请酒。就这样,他们呗叭,三杯,两杯,喝醉了,晚上再睡到一个床上,这才不得劲哩,这才不得劲哩。兄弟呀,回来呀。
李:大哥,你三番五次反我叫回,你还有何话要讲呀?
张:兄弟,其实也没什么,俺想嘱咐嘱咐你,你到那里吃上点,拿上银钱赶快回
来,可千万别住下,千万别住下。
李:大哥,你太也的俗了。(下)
张:俺俗,你不俗。你看,他三吊拢两吊拢,把俺老婆吊拢去了。俺嘱咐他几句,
还说俺太也的俗了。我看呀,相好啊可别和那穿大褂子的相好。别在这里使
嘴劲了,人家走远了,听不见了。这老婆叫人家借去,还真不是滋味。等着吧。
第四场
皮:(唱)
  皮秀英来加鞭打,
  思想起这一回好腌
  埋怨声丈夫张古董,
  你不该把我借给人家。
  人脸前头称两口,
  外人知道把俺笑话。
  歹也罢来好也罢呀,
  我陪俺李兄弟走趟娘家。
  顺扑大路往前走,  
李:(接唱)
       倒叫我李怀玉心乱如麻。
       李怀玉走向前施礼躬身,
尊了声嫂子细听我云。
       叫了声嫂子你不要难过,
       你陪我借银钱早回家门。
员外:(上,念)黄桑不落青桑落,
夫人:(接念)大风单刮当头船。
员外:夫人,今夜晚我偶得一梦,灯花落地。不知是喜是忧。听我道来。
(唱)    老夫我来开口笑哈哈,
             今夜晚梦见了一对凤凰落咱家。
  老汉就用扫帚扑,
   夫人你就用棒锤砸。
   一对凤凰打住一个,
   不知道那一只落到哪家。
  今天不到别处去,
  一到门外观风景。
   大门外上马石上落了坐,
   看看今天碰上什么。
李:(念)速走三两步,来到岳父家。——嫂嫂下马。
皮:兄弟你要多加小心。
李:娘子,下马。只见岳父岳母门外落座,待我上前搭话。——岳父岳母可好?
小婿这厢有礼了。
员外:他李家姐夫是你来了。
李:是我来了。
员外:她是何人?
李: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到了。
皮:见过爹爹母亲。
员外:待我谢天谢地,今后我又有了亲生女儿了。
李:岳父大人,我进京赶考的盘费银两?
员外:贤婿放心,我是一律全管呐。
李:岳父岳母在上,受俺夫妻二人一拜。
员外:老夫我就受你二人一拜见。哈哈……
李:岳父岳母,天色不早,俺夫妻二人告辞了。
员外:哎,我女儿头一趟认亲回门,少则待十天,多则待半月才是。
皮:爹爹母亲,俺还是回去的好。(雷声)
员外:外边何声响亮?
李:外边是沉雷响亮。
夫人:不光打雷还下起雨来了。这叫人不留人天留人呐。
李:老天爷呀老天爷,怎么下雨来了哇?这……这待如何是好哇?
员外:贤婿随我来呀。
夫人:女儿随我来呀。
第五场
张:(念)
   这真是瞎胡来,
撒手不为财。
 临走嘱咐他,
怎么还没来。
(白)哎呀,这个老婆子不在身边,还真浑身上下不得劲哩。待我出去了望了望。
哎呀,老天爷怎么下起雨来了哇。坏啦,坏啦,坏啦。俺李兄弟和俺老婆
子住下啦!回不来啦!王公正那个老家伙再把他俩让到一个屋里,嘿,睡
到一个床上,哎呀,那才不得劲来。我想起来啦,我想起来啦。下雨就有
神,我还不如在屋里拜拜神灵。那神灵一搭救,雨就停啦。俺那家里就回
来啦。对,我拜拜四方,待我拜拜四方啊。
(唱)  张古董走向前拜拜东方,
    拜一拜东方老龙王。
  你若此时住了雨,
      张古董我烧上一路香。
(白)这东方还有丧门神,不拜东方啦,待我拜拜南方。
(唱)    张古董走向前拜拜南方,
   拜一拜南方火神王。
你从此时住了雨,
      张古董我许上纸半张。
(白)这南方也有丧门神。我不拜这两个方向啦,待我拜拜西方。
(唱)  张古董走向前拜拜西方,
      拜一拜西方的牛魔王。
下到这里住了雨,
    张古董我许上几块糖。
(白)哎哟,这老天爷下雹子,单打我这腚瓜子。不拜啦,都是
些丧门神。不拜啦,你下个锥子来,就把我锥死。你下个地瓜蛋来,我就把它糊糊吃了。下吧,不拜啦。我是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着。我想起来啦,找找我那蓑衣,我到临沂城他岳父那里去看看。要是俺李兄弟和俺老婆子睡在一个床上,叫我看见,我就倒在他们中间,把他们隔开。俺兄弟守着我也不好意思的,俺家里的守着我她也不敢。找找蓑衣,戴上我笠。坏啦,人急了,啥也找不着。这是啥 ,还是老婆子的破裤子哩。这也能挡雨。走呀,路很滑,慢慢的走。哎,这不是来到了吗?我还得赶快走啊。(下)
【看门人甲乙上】
甲:为人别当差,
乙:当差不自在。
甲:风里也得去,
乙:雨里也得来。
甲:我说伙计,常言说得好,端谁家的碗,受谁家的管。叫咱干
什么,咱就干什么。
乙:这不,让咱两个关城门。
甲:哎,伙计。 我看着天还早呀,咱不这不如先睡上一觉。
乙:对,先睡一觉再关城门。
李;起了更了。(唱)
    鼓打一更月正东,
    李怀玉在书房犯叮咛。
    张家庄上把妻借下,
    老天爷降大雨回不了家中。
    等着吧来等着吧,
    单等着晴了天再回家中。
    李怀玉等在这书房以内,
(鼓响,白)二更了,
(唱)   又听见谯楼上鼓打二更。
       鼓打二更月光下,
      李怀玉在书房犯了腌
       罪不该张家庄上把妻借,
       老天爷下大雨俺隔下。
       等着吧来等着吧,
       单等着明了天再回家。
        李怀玉等在这书房以内,
皮:(接唱)
      忽听得谯楼上三更鼓打,
三更三点把箩筛,
      皮秀英落纹帐偷看秀才。
        一爱他绣花俊巾头上戴啊,
       二爱他身穿蓝衫打蔫着怀。
      三爱他腰系丝绦双垂穗,
      四爱他粉底靴扎在尘崖。
      五爱他模样长得好呀,
      六爱他胸有诗书好文采。
      七爱他笔墨纸砚不离手,
      八爱他前程似锦功名来。
      九也爱来十也爱,
       实实爱着心中的秀才。
       鼓打三更半夜深,
       皮秀英落纹帐动了春心。
       为什么俺看他来他不看俺啊,
       俺好比土地庙长草慌了神。
      我这里翻身把床来下,
      学一个窈窕女调调君子人。
      上前速走三两步啊,
       俺和俺李兄弟亲上一亲。
(白)兄弟……
李:哎呀嫂嫂,莫非你睡熟了?
皮:我无有睡熟啊。
李:莫非你吃醉酒了?
皮:嫂嫂我也无有醉酒啊。
李:嫂嫂,你一无睡熟,二无醉酒,男女有别,请你远离点说话。
皮:兄弟你看,这书房以内就你我二人,你怎么还认真起来了?
哎呀兄弟
李:嫂嫂啊。(唱)
      李怀玉走上前深深施礼,
    尊了声嫂嫂细听端详。
   昔日里有个云长,
   千里迢迢保皇娘。
   打到徐州人失散,
   关二爷被困土山上。
   夜晚宿在青纱帐,
   叫二位皇嫂好悲伤,
  军营里有个张文元,
   劝说关公进营房。
  过五关斩了六员将,
   鼓打三更斩蔡阳。
   叫声嫂子想一想,
   兄嫂结亲不应当。
皮:(唱)
   兄弟你不必打比方,
     我有辈古人你听端详。
    昔日里有个康熙皇上,
      康熙爷坐江山要选娘娘。
 选了七天又七夜,
     并没选出人来做娘娘。
 铁金公主上金殿,
       问康熙选出谁来做娘娘。
       康熙说选了七天又七夜,
      没有他妹妹这个模样。
      康熙爷错说了一句话,
      他妹妹谢龙恩做了娘娘。
      倘若他妹妹来做娘娘,
       还得请文武百官来商量。
      前朝里倒有三百文官四百武将,
     个顶个的不搭腔。
     死的死来亡的亡,
     又来了青州府兵部侍郎。
    倘若他妹妹做金殿,
     还得阁老他应当。
     这就是半忠半奸奉兵部,
     死后如何在朝纲。
    他兄妹都能结婚配,
    咱兄嫂结亲又何妨。
(白)哎呀,兄弟,你就应下吧。
李:哎呀嫂嫂,我是不能应的。
皮:你到底应啊不应啊?
李:嫂嫂,我是万万不能应啊。
皮:你呀,(唱)
皮秀英来气恨恨,
      骂了声李怀玉你不是人。
李:嫂嫂息怒。
皮:(唱)
      盘古至今你论上一论啊,
     世界上哪有人来借人。
    人脸前头称两口,
     外人知道了笑破唇。
    你要是应下这件事,
    万般大事且不云。
李:嫂嫂,我要是不应呢?
皮:(唱)
    你要是不应这件事,
    喊出来你岳母和你的老丈人。
    大不了同到公堂以上,
    我和你这穷酸秀才论一论。
    怒气不息朝外走。
李:嫂嫂。(唱)
   李怀玉跪在地拉住衣襟。
    嫂嫂你高抬贵手且放行,
    嫂嫂你暂息怒莫发雷霆。
我要是应下这件事,
    到明天我怎么见俺张兄?
皮:(唱)
你要是应下这件事,
    到明天我去见你大张兄。
   大不了来到公堂以上,
    大老爷坐分堂问咱口供。
   大老爷若是把你来问,
李:那我怎么说?
皮:(接唱)
    你站在一旁推耳聋。
    大老爷若是把我来头问,
李:那又怎样?
皮:(接唱)问我十声我敢应承。
李:嫂嫂,你也应得起呀。
皮:嫂嫂我应得起呀。
(唱)皮秀英来喜盈盈,
         俺和俺李兄弟同拜花灯。
        就地摆上香案桌,
        我和俺李兄弟拜拜神灵。
皮:兄弟,你快跪呀。
李:(唱)
      李怀坟无奈何上着里跪,
皮:(唱)
    下首里跪下了皮秀英。
    嗑罢头来欠身起,
    我和相公把衣更,
    夜晚宿在罗纱帐,
    不知消魂到阳城。
李:这就叫,张家庄上借下亲,
皮:谁知俺弄假成了真。
李:单等赶考功名中,再给俺大哥另成亲。——娘子,随我来呀。
皮:相公。
【剧终】欲知山东吕剧《李怀玉借妻》全剧如何,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山东吕剧《李怀玉借妻》全剧视频唱词或者下载收藏。山东吕剧《李怀玉借妻》全剧相关剧本视频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admin@xqshipin.com
十品戏曲网戏曲大全网站】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9-201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