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戏迷票友光临十品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RSS订阅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戏曲网  »  京剧  »  京剧《梅妃》全剧【刘桂娟】

京剧《梅妃》全剧【刘桂娟】

更新时间:2016-1-2 8:56:45
节目时长:148:09
戏曲演员:刘桂娟  李军  熊明霞  
戏曲类别:京剧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播放地址(土豆)
影片内容介绍:
京剧梅妃,刘桂娟,李军,熊明霞演出。梅妃
实况
高力士————————————严庆谷
江采苹————————————刘桂娟
李隆基(唐玄宗)———————李  军
念  奴————————————韩宜珈
嫣  红————————————何  蕾
杨国忠————————————任广平
杨玉环————————————熊明霞
永  新————————————严海鹰
伴唱:〔梅花开,梅花落,柔情似水君恩薄,君恩薄。曾将素心托明月,烟雨红尘愁几多。〕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高力士:(白)天降祥瑞,四海升平。万岁降旨,起驾梅林!
李隆基:【西皮原板】承天命坐龙廷江山执掌,安黎民兴社稷国事奔忙。喜的是天有道【二六】风调雨顺,忠良臣保江山国泰世昌。昨夜晚长安城瑞雪初降,梅花开素装裹别样风光。绕宫墙穿花径精神爽朗,【摇板】怎不见爱梅的人儿叩君王?(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替孤传旨:江采苹侍驾!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万岁有旨:江采苹侍驾呀!
江采苹:【西皮原板】暗香浮动冷艳袭人,满树梅花竞开放,宫墙院烟雨寒大地回春。(白)妾妃江采苹见驾,吾皇万岁!
李隆基:(白)爱妃快快请起!啊!妃子!你看这梅花盛开,清淡幽雅。你玉骨冰肌,淡装素服。真乃是梅花似妃子,妃子胜梅花!从此孤唤你梅妃可好?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江采苹:(白)若蒙天恩,赐号梅妃,妾身荣幸万分。
高力士:(白)哎!我说孩子们哪!你们都听见没有哇?从今往后,大家伙儿都得称梅娘娘!
众宫女、众太监:(白)参见梅娘娘!
江采苹:(白)平身!
李隆基:(白)哈哈……【西皮摇板】雪初消春来早花开似锦,
江采苹:【西皮摇板】疏影斜众芳摇梅吐芳心。
李隆基:【西皮摇板】看花容恰似你佳人素影,
江采苹:【西皮摇板】愧庸姿怎比得梅雪精神?
李隆基:(白)哈哈……爱妃请!
李隆基:(白)清香拂面,玉宇生凉。佳人相陪,素雪梅香。祈愿此景长驻,妃子玉色永存,孤与你地久天长。
江采苹:(白)后宫粉黛佳丽三千,妾妃得此万岁恩宠,感恩不尽。他日残梅落月,当无怨也!
李隆基:(白)爱妃不必忧虑!寡人此心若变,花神鉴之!
江采苹:(白)妾粉身碎骨,难报圣恩!
李隆基:(白)啊!妃子!寡人继位以来,年岁丰穰,四海升平。今日寡人十分欢乐,何不在这花前做惊鸿舞一回,以助雅兴?
江采苹:(白)妾妃领旨!【西皮二六】下亭来只觉得清香阵阵,整衣襟我这厢按节徐行。初则似戏秋千花间弄影;继则似捉迷藏月下寻声。耳听得激繁雷鼓声渐紧,则学那竦身躯素袂扬尘。《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四三板西皮二六】忽腾空好比那鹤翔天迥;忽俯地好比那鸥掠波平;忽斜行好比那燕迎风迅;忽侧转好比那鹤落云横。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快板】浑不是初眠柳临风乍醒;浑不是那舞柘枝偃地成形。蓦回首便好似圆球立定,【散板】只余那藐仙姑花影缤纷。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白)哈哈……【西皮散板】从今后清歌曼舞传情意,做一回风流的天子享太平。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着令工部在梅娘娘所居华阳宫内栽种梅花!
李隆基:(白)啊!妃子!你意如何?
江采苹:(白)妾妃有此梅林相伴,心意足矣!
李隆基:(白)好!如此华阳宫内免栽梅树,孤另有赠赏!
李隆基:(白)来!
高力士:(白)有!
李隆基:(白)溶墨伺候!
高力士:(白)溶墨伺候哇!《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西皮原板】御笔亲书梅花亭,
江采苹:【西皮原板】祈愿天下享太平。
李隆基:【西皮原板】花神为证长相守,
江采苹:【西皮原板】君王勤政慰苍生。
李隆基:(白)哈哈……
太监甲:(白)哎!咱们万岁爷对梅娘娘可真是情意缠绵,恩深似海呀!
太监乙:(白)哎!我听说宫里头又要选妃啦!
太监甲:(白)哎!这是宫规呀!哪朝哪代不是这样啊?可现如今,咱们万岁爷的心思,哎!都在梅娘娘身上了,他哪儿还顾得上别人哪!
太监乙:(白)那可不一定!
太监甲:(白)噢!
太监乙:(白)我听说杨国忠杨大人的妹妹杨玉环,那长得甭提有多漂亮了!
太监甲:(白)漂亮?
太监乙:(白)啊!
太监甲:(白)哼!漂亮也得万岁爷召见哪!哎!这话可又说回来了,想让万岁爷召见哪,哎!先得过咱们高公爷这一关哪!
太监甲:(白)哎哟!
高力士:(白)胡说八道!留神小命!
二太监:(白)高公爷!
高力士:(白)还不滚下去!
二太监:(白)嗻!
高力士:(白)猴崽子!哼!
杨国忠:(白)丽质若被君王幸,一朝平步上青云。
高力士:(白)嗯哼!
杨国忠:(白)高公公!
高力士:(白)哟!这不是杨国忠杨大人吗!你怎么又来了?这儿是你呆的地方吗?这要是万岁爷瞧见了,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杨国忠:(白)啊!公公!圣驾可曾下朝?
高力士:(白)怎么着?这就等不及啦?这万岁爷选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你呀,就耐心等着吧!
杨国忠:(白)想高公公乃圣上心腹之臣,若能在万岁驾前多多美言,哪怕此事不成?
高力士:(白)哼哼……
杨国忠:(白)哎哎!我把小妹带来了!
高力士:(白)哎!我说你怎么自说自话的呀!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杨国忠:(白)小妹若被召选,决不忘公公大恩大德!
高力士:(白)哎!这这……你怎么跟我来这一套儿啊?哎呀!既然你是一片诚意么,那咱们就下不为例啊!嘿嘿……哎呀!我说杨大人!别着急!别着急!一会儿我就给你说说去啊!哎!不过这成与不成的,那就得看你的造化了!
杨国忠:(白)下官先拜谢高公公!
高力士:(白)哎哟!不必多礼!
太监:(白)万岁驾到!
高力士:(白)万岁爷来了,你先下去!
李隆基:【西皮原板】翩若惊鸿舞飞霞,天将奇艳赐梅身。闲庭疏影春来早,性如梅花江采苹。
太监:(白)启万岁:梅娘娘踏雪赏梅,偶染风寒,回宫她就病了!
李隆基:(白)传孤旨意:着令太医小心调治!
太监:(白)是!
李隆基:(白)转来!
太监:(白)在!
李隆基:(白)这支翠笛乃孤心爱之物,交与梅妃。一支翠笛酬知己,无限情话在笛音。
太监:(白)遵旨!
高力士:(白)启奏万岁:杨玉环请求见驾呀!
李隆基:(白)杨玉环?
高力士:(白)正是!
李隆基:(白)孤那梅妃身体不爽,哪有闲情?改日再讲!
高力士:(白)哎!万岁!那杨玉环已然候旨多日了,您就见她一见吧!
李隆基:(白)孤王心中烦闷,择日再见!
高力士:(白)哎哟!万岁爷!听说那杨玉环不但长得美貌,而且能歌善舞,温存体贴。哎!万岁心中烦闷,不如就把她召来!
李隆基:(白)哎!
高力士:(白)哎您真要不想见的话,那奴婢我就——
李隆基:(白)噢!好好……就宣他进见!
高力士:(白)奴婢遵旨!
高力士:(白)万岁有旨:杨玉环见驾呀!
杨玉环:(白)天恩雨露久盼望,今日才得见君王。
杨玉环:(白)臣妾杨玉环见驾,吾皇万岁!
李隆基:(白)为何不抬起头来!
杨玉环:(白)不敢抬头!
李隆基:(白)恕你无罪!
杨玉环:(白)谢万岁!
高力士:(白)万岁!您的扇子掉了!《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白)哈哈……【西皮宽板】她丰姿绰约娇模样,红粉春妆透体香。美目碧长眉翠浅,春情满眼意味长。一颗樱桃繁素口,罗衫飘飘好风光。双髻绾云颜如玉,一笑就倾国倾城世无双。分明是牡丹仙子从天降,得此女孤这万里江山也平常。(白)妃子!快快请起!
杨玉环:(白)谢万岁!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将孤的金钗钿盒快快取来!
高力士:(白)遵旨!
太监:(白)启万岁:梅娘娘一见翠笛,十分的欢喜——
李隆基:(白)呃!好了!好了!不要讲了!还不下去!
高力士:(白)你给我下去!猴崽子!
高力士:(白)金钗钿盒到!
李隆基:(白)啊!妃子!这金钗钿盒今赠送与你,权做寡人定情之物。孤册封你为贵妃!
杨玉环:(白)臣妾拜谢天恩!
李隆基:(白)哈哈……
杨玉环:【西皮摇板】杨玉环躬身下拜谢皇上,从此后深宫侍驾舞霓裳。【流水】昭阳宫春风拂槛金屋暖,长生殿一生一世慰君王。
李隆基:(白)妃子快快过来!哈哈……
李隆基:(白)好个“一生一世”!啊!妃子!你家中还有何人?
杨玉环:(白)臣妾兄长杨国忠正在殿外候旨!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宣杨国忠进见!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万岁有旨:杨国忠见驾呀!
杨国忠:(白)领旨!
杨国忠:(白)臣杨国忠见驾,吾皇万岁!
李隆基:(白)杨国忠!我已将你小妹册封为贵妃,孤封你为兵部侍郎,不可辜负朕意!
杨国忠:(白)谢主龙恩!
李隆基:(白)下殿去吧!
杨国忠:(白)遵旨!
杨国忠:(白)正是:争说圣朝多雨露,方知生女壮门楣。哈哈……
杨玉环:(白)玉环代兄拜谢天恩!
李隆基:(白)国舅进妃有功,理当褒奖!
杨玉环:(白)啊!万岁!臣妾还有三个姐姐,平日甚是亲密。如今奴已入宫侍驾,只恐我姐妹再难相见的了!
李隆基:(白)妃子不必忧虑!孤封她三人为一品夫人,准许她们随时入宫就是!
杨玉环:(白)玉环感激不尽!
李隆基:(白)啊!妃子!你还有何事啊?
杨玉环:(白)这!
李隆基:(白)哈哈……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贵妃杨玉环居住华阳宫!
高力士:(白)哎!万岁!那华阳宫住着梅娘娘哪!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哎!
李隆基:(白)速命梅娘娘迁居上阳宫!此处离梅林不远,也便于她赏梅吟赋!
高力士:(白)遵旨!
李隆基:(白)摆驾长生殿!
高力士:(白)摆驾长生殿哪!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伴唱:〔梅花落,牡丹开,君王不再赏梅来。〕
永新:(白)念奴妹妹!这几日你我瞒着梅娘娘去到华阳宫排演霓裳羽衣舞,这梅娘娘不知道倒也罢了。可如今万岁传旨,叫你我长住华阳宫,侍奉杨娘娘,这叫我们怎么去向梅娘娘说呢?
念奴:(白)说的是啊!想梅娘娘待你我甚是恩厚,这事儿我可说不出口!还是你去说吧!
永新:(白)嗳!你比我会说话,还是你去说吧!
念奴:(白)得了!得了!别争了!咱们俩一块儿去说吧!
念奴、永新:(白)有请梅娘娘!
江采苹:(白)何事?
念奴、永新:(白)娘娘!奴婢们叩辞了!
江采苹:(白)此话从何而起?啊!有话只管讲来!
永新:(白)奴婢们奉旨,要改去华阳宫侍奉杨娘娘,特向娘娘叩辞!
嫣红:(白)怎么着?刚把我们从华阳宫迁至到上阳宫内,如今你们又要去伺候杨娘娘?这不是欺人太甚嘛!
念奴:(白)这是万岁爷的旨意!
江采苹:(白)既是万岁有旨,你们去吧!
念奴、永新:(白)我们舍不得梅娘娘!
江采苹:(白)此乃万岁旨意,焉有不遵之理?去吧!
念奴、永新:(白)如此,奴婢们叩辞了!
江采苹:(白)嫣红!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唤高力士前来见我!
嫣红:(白)是!
江采苹:(白)自杨妃进宫以来,万岁将我迁至上阳宫内。龙心易变,此情难留。万岁呀!万岁!难道你真的无心于我了么?
高力士:(白)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江采苹:(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娘娘!
江采苹:(白)你来了?
高力士:(白)奴婢来迟,望娘娘恕罪呀!
江采苹:(白)你如今事忙,我也不怪罪于你。
高力士:(白)哎哟!谢娘娘体谅!
江采苹:(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有!
江采苹:(白)你可记得我是如何进宫伴驾的?
高力士:(白)记得!记得!当年武惠妃去世之后,万岁爷是万念俱灰,不思朝政,终日沉湎于追忆之中。是奴婢轻车简从,秘密出京,从汉江顺流向东,经江汉、广陵、钱塘而至闽地,在莆田的江东村,发现了清丽绝世、徳貌双全的梅娘娘。
江采苹:(白)当日离家之时,曾对爹爹言讲:奴虽女子,当以国家为志。如今我陪王伴驾,自当劝慰君王勤政爱民、百姓安乐,你可记得?
高力士:(白)娘娘乃贤德之人,垂范后宫啊!
江采苹:(白)只是万岁已不似当日了!
高力士:(白)哎哟!哪儿的话呀!娘娘仍然是万岁爷的爱妃呀!
江采苹:(白)万岁现在何处?
高力士:(白)哎!独在西阁哪!
江采苹:(白)独在西阁?
高力士:(白)正是!
江采苹:(白)我有意面见万岁!
高力士:(白)奴婢愿随娘娘前往!
江采苹:(白)如此,摆驾!
高力士:(白)摆驾呀!
江采苹:【西皮摇板】此一行若能够天心感动,
高力士:(白)娘娘请稍待!
太监:(白)哎哟!我说高公爷!
高力士:(白)怎么了?
太监:(白)您怎么把梅娘娘给请来了?
高力士:(白)狗崽子!这也是你问的吗?万岁爷可在阁中?
太监:(白)在!杨娘娘也在西阁伴驾呢!
高力士:(白)杨娘娘不是在华阳宫吗?
太监:(白)哎哟!岭南快马送来新鲜荔枝,杨娘娘正与万岁爷共享呢!
高力士:(白)哎哟!差点儿出大事情了!你快进去,千万别说梅娘娘来过!
太监:(白)嗻!
高力士:(白)快进去!
高力士:(白)娘娘!您都听见了?奴婢我也是刚才知道的,望娘娘恕罪呀!
江采苹:(白)既然如此,我改日再来!
高力士:(白)哎哟!娘娘真是宽宏大量、明白事理的好人哪!今儿个算是委屈您了,就算是给万岁爷留一份清静吧!
江采苹:(白)回宫!
高力士:(白)送娘娘!
江采苹:【西皮散板】强忍着满腹悲愤转回楼东。
《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白)一支翠柳酬知己,无限情话在笛音。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这千愁万念从何说起?【南梆子】奈何你得新欢忘了旧宠,可怜我梦中和泪舞惊鸿。这才是咫尺天涯难相见,恨少个多才的司马赋楼东。(白)嫣红!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将这绢稿交与高力士,命他面递万岁!
嫣红:(白)是!
江采苹:(白)一片相思寄书绢,故人怎忘旧妆容?
李隆基:【西皮原板】那梅妃《楼东赋》无限幽怨,引起孤思旧情意动情牵。今日里驾翠阁暗暗召见,怕杨妃生娇妒又起波澜。
高力士:(白)哎!我说梅娘娘!随咱家来呀!
江采苹:(白)妾妃江采苹见驾,吾皇万岁!
李隆基:(白)妃子!快快请起!
李隆基:(白)数月不见,妃子清瘦多矣!
江采苹:(白)如此情怀,怎能不瘦呢?
李隆基:(白)妃子清瘦,正是梅花神韵,越发的可爱了!
江采苹:(白)梅花清雅,怎及牡丹香艳?只怕万岁心中,早已忘却还有一片梅林!【西皮原板】多少回只能是梦里得见;多少回拥寒衾珠泪涟涟。君王你得了新欢弃故爱,忘却了当日梅亭旧誓言。《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白)妃子说哪里话来!寡人怎能忘却梅亭誓言?只因连日朝政忙碌,未能得闲探望妃子。妃子不要责怪寡人!
江采苹:【西皮原板】非是我犯天颜将【流水】君王埋怨,居深宫守孤影难见天颜。锁楼东夜夜无眠待天晓,梦醒时神思恍惚,珠泪涟涟五更天。每日里荒苔凝碧垂帘寂,可叹我失意的人儿长夜难眠。《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白)妃子啊!【西皮摇板】劝妃子免泪涟休要埋怨,孤怎能忘却了【二六】梅亭誓言?每日里想爱妃梦中相见,哪一日曾忘却惊鸿缠绵?只见她蹙双娥满怀幽怨,悲切切雨后梨花更堪怜。从此后重欢爱金坚不变,(白)采苹!
江采苹:(白)万岁!
李隆基:【西皮摇板】到内阁诉相思再叙旧欢。《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小心看守阁门!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我说孩子们哪!
太监:(白)有!
高力士:(白)小心看守阁门哪!
太监:(白)是啦!
高力士:(白)哎呀!他们两个总算是合好了!唉!不过也是今非昔比了!想当日万岁爷和梅娘娘是何等的恩爱?现如今是梅娘娘写了《楼东赋》,万岁爷才念起旧情哪!翠阁召见,暗中相会,那还不是怕杨娘娘那儿折腾吗?唉!菩萨保佑!但愿今儿个别出什么岔子!
太监:(白)高公公!高公公!
高力士:(白)轻点儿!轻点儿!猴崽子!
太监:(白)高公公!大事不好了!
高力士:(白)什么事儿啊?
太监:(白)杨娘娘驾到!
高力士:(白)哎呀!我的妈呀!嘿嘿!
太监:(白)怎么办呢?这!
高力士:(白)赶紧地闭了阁门,就说没有万岁爷的旨意,谁都不准进阁!
太监:(白)哎!
高力士:(白)哎哟!这可怎么办呢?我还是禀报万岁爷吧!
太监:(白)高公公!高公公!
高力士:(白)又什么事儿啊?
太监:(白)奴才拦不住了,杨娘娘她闯进阁来了!
高力士:(白)啊!给我滚下去!你这个猴崽子!这可怎么办呢?我……我还是溜了吧!
高力士:(白)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杨玉环:(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有!
杨玉环:(白)万岁可在阁内?
高力士:(白)哎!启杨娘娘:万岁爷现在阁中呢!
杨玉环:(白)哪宫妃子陪王伴驾?
高力士:(白)哎!没有!哎!没有!娘娘别多疑呀!万岁爷一个人在阁中呢!
杨玉环:(白)独在阁内?
高力士:(白)是啊!
杨玉环:(白)独自一人,做些什么?
高力士:(白)哎!这!龙体欠安,就是有点儿不舒服!
杨玉环:(白)啊!
高力士:(白)噢噢噢!是有病,在阁中养病呢!
杨玉环:(白)有病?
高力士:(白)是啊!
杨玉环:(白)不知得何病症?
高力士:(白)哎!这个!
杨玉环:(白)讲!
高力士:(白)娘娘!【西皮散板】忙碌碌理朝政国事烦扰,软绵绵睡昏昏不……不能临朝。
杨玉环:(白)既是圣驾有恙,何不到西宫静养?却为何来到翠阁?
高力士:(白)哎!这个!
杨玉环:(白)讲!
高力士:(白)哎哟!万岁没病,我快病了!
杨玉环:(白)快些讲来!
高力士:(白)娘娘啊!【西皮清板】万岁爷一国君管得真不少,天下的大小事儿他都得把心操。文武臣奏本的文章是一道又一道,万岁怹左也瞧,右也瞧,瞧得头昏眼花,躺在床上他想睡呀,睡呀,他睡么也就睡不着。到西宫又恐怕把娘娘打扰,因此上来翠阁免凤驾操劳。
杨玉环:(白)啐!【西皮摇板】分明是有他人暗中修好,却还在嘴喳喳弄鬼装妖!
高力士:(白)娘娘!奴婢句句实言哪!
杨玉环:(白)也罢!既是圣驾有恙,待本宫进阁问安!
高力士:(白)哎哟!慢着!这这!万岁爷有旨:无论皇亲国戚,谁都不准进阁呀!
杨玉环:(白)怎么?连本宫都不见么?
高力士:(白)哎!这个!奴婢不敢!
杨玉环:(白)永新、念奴!
念奴、永新:(白)有!
杨玉环:(白)与我扣环!
高力士:(白)哎哟!不准扣环!不准扣环!还不给我下去!猴崽子!
高力士:(白)哎哟!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哎!请到中阁稍坐,待奴婢扣环就是!
高力士:(白)你们俩人儿还不快搀着点儿啊!哎哎!娘娘!您慢着点儿!您慢着点儿啊!
高力士:(白)哎哟!我的妈呀!这我是挡不住了,还是回禀一声吧!
高力士:(白)有请万岁!
高力士:(白)哎!万岁!
李隆基:(白)放轻声些!
高力士:(白)哎!
李隆基:(白)不要惊动了梅娘娘!
高力士:(白)是是是!
李隆基:(白)何事惊慌?
高力士:(白)大事不好了!
李隆基:(白)呃!又不是兵临城下,何必这样大惊小怪呀!
高力士:(白)不是呀!这杨娘娘她来了!
李隆基:(白)哎呀!这倒比兵临城下还要厉害得很哪!
高力士:(白)是是!
李隆基:(白)稍待!稍待!
高力士:(白)哎哎!
李隆基:(白)啊!妃子醒来!妃子醒来!
江采苹:(白)万岁唤我何事?
李隆基:(白)那杨玉环——
江采苹:(白)杨玉环便怎样?
李隆基:(白)那杨玉环她、她来了!
江采苹:(白)啊!她竟敢夜惊圣驾?
高力士:(白)哎哟!何止是惊驾?怕是要出大事情啊!
李隆基:(白)呃!休得胡言!
李隆基:(白)啊!妃子!你就回避一下吧!
江采苹:(白)噢!万岁要我躲避于她么?
李隆基:(白)唉!不是哟!那杨妃生性悍妒,不似妃子徳性温和。只怕见面之后,反受她的奚落!妃子!你就委屈一下,还是回避的好!
江采苹:(白)既然万岁惧怕于她,又何必召臣妾前来?
李隆基:(白)呃!孤乃堂堂天子,岂能惧一妇人!少时我定要问她一个闯宫惊驾之罪!只是妃子在旁,朕何以出口?唉!妃子!你不要使孤为难哪!
江采苹:(白)怎么?妾妃在此,使万岁为难了么?
李隆基:(白)唉!唉!
高力士:(白)万岁!万岁!杨娘娘那儿等不及了!
李隆基:(白)快宣她进见!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万岁有旨:杨娘娘见驾呀!
杨玉环:(白)妾妃杨玉环见驾,吾皇万岁!
李隆基:(白)啊!妃子!你好早啊!
杨玉环:(白)妾妃得知万岁圣体违和,特来问安!昨日曲江春游,万岁神清气爽,怎的今日病了不成?
李隆基:(白)啊!孤病了?
高力士:(白)啊!万岁!昨儿晚上您不是病了吗?
李隆基:(白)噢噢……不错!不错!孤是病了!哎呀!实实难过得很哪!
杨玉环:(白)不知万岁得何病症?
李隆基:(白)哎!这!唉!妃子啊!【西皮摇板】料理国政多烦扰,孤王我眼花头痛实难熬。翠阁静养无他故,爱妃莫要把心焦。
杨玉环:(白)万岁致病根由,妾妃倒也猜着了!
李隆基:(白)啊!你猜着什么?
杨玉环:(白)万岁!【西皮摇板】莫不是念前情相思萦绕,只为那意中人把心病来挑?
李隆基:(白)孤的意中之人,除了妃子还有哪个哇?
杨玉环:(白)臣妾怎当万岁意中之人?陛下素来宠爱上阳宫梅妃,何不召来,免得圣驾烦闷?
李隆基:(白)呃!此女久置楼东,哪有复召之理?啊!妃子!不要多疑!
杨玉环:(白)啊!万岁!昨晚哪宫妃子陪王伴驾?
李隆基:(白)孤王身心不爽,独寝翠阁!
杨玉环:(白)这有翠钿一支,分明是妇人之物。万岁既是独寝,何来此物呢?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有!
李隆基:(白)这支翠钿的哪里来的?
高力士:(白)它它……是啊!真格的!它是哪儿来的呀?
杨玉环:(白)它是哪里来的?
李隆基:(白)孤也不知道哇!
高力士:(白)我也闹糊涂了!
杨玉环:(白)哎呀呀!它是哪里来的?
李隆基:(白)它、它到底是哪里来的?
高力士:(白)是啊!你、你是哪儿来的呀?
杨玉环:(白)哼!分明与人修好,反推说圣体违和。你、你哄我何来哟!【西皮摇板】日上三竿春睡好,分明金屋暗藏娇。翠钿为证装不晓,琵琶另抱将奴抛!(白)喂呀!
李隆基:(白)唉!
杨玉环:(白)喂呀!
高力士:(白)哎哟!我说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这万岁爷确实有病!哎!就请娘娘暂且回宫,让万岁爷静养一会儿吧!
杨玉环:(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有!
杨玉环:(白)你受圣上恩宠,果然是个会办事的人儿!
高力士:(白)哎!哎哟!奴婢怎敢不为万岁、娘娘尽忠效命呢?哎!不过以奴才看来,这万岁爷慢说是没有什么过错,这就算有这么一丁点儿的不是,那对娘娘您可是恩高无比呀!
杨玉环:(白)说什么“恩高无比”,分明嫌我杨玉环时衰运倒!
高力士:(白)哎哟!不是奴婢冒犯娘娘,娘娘!这您想想:这天下无论皇亲国戚、文武官员,谁这没有个三妻四妾呀?更何况万岁爷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三宫六院七二妃,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啊!这多少个皇皇帝帝不是这个样儿呢?这就拿现在来说吧,这个包个二奶什么的,这也算不了什么呀!这个,您说像今儿个万岁召幸梅、哎!别说是没这回事儿,这就算有这回事儿,那又怎么着呢?娘娘!您这心得放宽一点儿!奴婢我这番话,可都是为娘娘您着想啊!
杨玉环:(白)只是万岁也不该哄骗于我!
高力士:(白)哎哟!娘娘!您想啊:这个万岁爷瞒着您是不是?哎哟!那是万岁爷怕您生气呀!这您要是气坏了身子,万岁爷可是要心疼的!
杨玉环:【西皮二六】分明是旧情难忘却,讲什么义重又恩深!平时里说不尽恩爱话,到此时装聋作哑不应声。越思越想越生气,
高力士:(白)哎哟!娘娘!娘娘!万岁爷确实有病啊!真的!娘娘!这个!娘娘!今儿您就给他留个台阶儿吧!真要是把他惹急了,这对咱们可都没什么好儿啊!
杨玉环:【西皮流水】高力士一语提醒了梦中人。真要是龙颜生恼怒,杨玉环进退两难行。妾妃请辞回宫去,盼望君王会妾身。同煮春茶听夜雨;同敲棋子享温情。玩月楼头同玩月,长生殿内祈长生。(白)妾妃辞驾了!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我说孩子们哪!杨娘娘起驾喽,快点儿伺候着!快点儿伺候着!快着点儿!
高力士:(白)哎!娘娘您请!
杨玉环:【西皮散板】原以为一身宠爱永偕老,却原来虚情假意无真心!
高力士:(白)送娘娘!
杨玉环:(白)免!
高力士:(白)哎哟!我这个滋味儿可真不好受哇!怹这个滋味儿比我更难受!
高力士:(白)启万岁:杨娘娘回宫去了!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有!
李隆基:(白)将杨玉环轰了出去!
高力士:(白)这!您瞧喂!这万岁爷可真会做戏呀!杨娘娘走了,他这嗓门儿也高了,脾气也大了!
高力士:(白)启万岁:杨娘娘回宫去了!
李隆基:(白)怎么?她去了?
高力士:(白)正是!
李隆基:(白)哼!便宜了她!再不走去,孤定要问她一个闯宫惊驾之罪!
高力士:(白)哟!万岁!轻点儿!轻点儿!杨娘娘还没去远呢!
高力士:(白)哎!是是是!
高力士:(白)万岁!行了!行了!娘娘去远了!
李隆基:(白)快宣梅娘娘前来!
高力士:(白)遵旨!
高力士:(白)万岁有旨:梅娘娘见驾呀!
太监:(白)梅娘娘回转上阳宫去了!
高力士:(白)哎!这!
高力士:(白)万岁!梅娘娘回宫去了!
李隆基:(白)嘟!胆大高力士!孤王未曾传旨,小黄门竟敢擅自将梅娘娘送回宫去。这都是你平日管教不严!查明小黄门何人,定要重责四十大板!若不念你方才护驾有功,也要重责!
高力士:(白)这!我算招谁惹谁了?唉!
嫣红:(白)娘娘!梅林风寒,您有病在身,可要多多保重啊!娘娘!您看,前面就到梅亭了,我搀您到亭子里歇会儿吧!
江采苹:(白)梅亭!【四平调】我也曾舞惊鸿花间弄影,梅树下执手望四目连心。如今乎,梅亭依旧在,翠笛已无声。
嫣红:(白)娘娘!您得想开点儿!说不定哪天万岁爷又召幸娘娘,见娘娘容姿未减,再蒙恩宠,也未可知哪!
江采苹:【四平调】说什么再蒙圣宠又召幸,你可知天子风流最多情?
嫣红:(白)娘娘!我看万岁爷心里是有您的,只是杨娘娘妩媚刁蛮,万岁爷又恩宠于她。所以才不敢轻易召幸娘娘!
江采苹:【四平调】可叹我与梅花一样孤冷,怎比得闲桃李献媚争春?我只怨俏东风太无凭准,全不解雪寒梅傲骨天生。(白)那边何事喧哗?
嫣红:(白)今日乃杨娘娘寿诞,万岁爷在沉香亭摆下寿宴,为杨娘娘庆贺千秋!
江采苹:(白)庆贺千秋?想我进宫之时,也是这般光景!
高力士:(白)今奉万岁谕,前来赐珍珠。
高力士:(白)奴婢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江采苹:(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娘娘!
江采苹:(白)那边如此热闹,你怎么到此处来了?
高力士:(白)万岁惦念娘娘,常怀愧疚之心。今有外邦进贡珍珠,万岁传旨,赐与梅娘娘!
江采苹:(白)万岁就不怕杨妃生气么?
高力士:(白)娘娘放心!这事儿杨娘娘不知道!
江采苹:(白)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自是长门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江采苹:(白)我要这珍珠也是无用,你复旨去吧!
高力士:(白)哎!娘娘!
江采苹:(白)去吧!
高力士:(白)望娘娘多多保重身体呀!
江采苹:(白)嫣红!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你歇息去吧!
嫣红:(白)是!
江采苹:(白)隔院笙歌乐声嘹亮,声声入耳,凄断肝肠。万岁呀!万岁!你好不逍遥!撇我江采苹一人,在这月明深院,怎生消受也?《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二黄慢板】别院中起笙歌因风送听,
李隆基:(白)爱妃请!
杨玉环:(白)万岁请!
李隆基:(白)啊!哈哈……
江采苹:【二黄慢板】递一阵笑语声到耳分明。我只索坐幽亭梅花伴影,看林烟和初月又似黄昏。惨凄凄闻堕叶空廊自警,他那厢还只管弄笛吹笙。初不信水东流君王他薄幸,到今朝才知道别处恩新。
太监甲:(白)报!
太监甲:(白)启万岁:大事不好了!
李隆基:(白)何事惊慌?
太监甲:(白)安禄山他……造了反了!
李隆基:(白)怎么讲?
太监甲:(白)适才探马来报:安禄山渔阳起兵,朝长安一路杀奔而来!
李隆基:(白)哎呀!【西皮小导板】不提防渔阳兵变战鼓骤,【散板】惊破了霓裳舞衣情悠悠。(白)再探!
太监乙:(白)启奏万岁:叛军已经逼近潼关了!
高力士:(白)慌什么!慌什么!圣驾在此!
杨玉环:(白)万岁!叛军逼近潼关,这便如何是好呢?
李隆基:(白)潼关天险易守难攻,孤王在此,爱妃但放宽心!
杨国忠:(白)万岁!潼关失守了!
李隆基:(白)你待怎讲?
杨国忠:(白)潼、潼关失守,叛军已然逼近长安!
李隆基:(白)杨国忠!【西皮快板】骂一声杨国忠你好大胆,负我皇家赐兵权。潼关防固似天堑,转眼之间兵败如山。你说道雄关能镇似天险,战事一开成狗獾。安禄山造了反,辜负皇家丧尽天良。到如今边关风云家国乱,愧对天下的黎民我心怎安?
杨国忠:(白)臣请求圣驾以江山为重,暂避西川,再做打算!
李隆基:(白)朕乃一国之君,潼关失守,逼近长安,我怎能丢下众百姓独自逃生!
杨国忠:(白)这这这!安禄山来势汹汹,已然逼近长安。万岁!车已备好,请万岁速速离宫,以防不测!
高力士:(白)是啊!长安危急,还是暂避一时为好哇!
杨玉环:(白)圣上安危,身系江山,此时暂离长安也是出于无奈。望万素速速起驾!
太监甲:(白)报!
太监甲:(白)万岁!叛军已然攻破朱雀门了!
杨国忠:(白)万岁!再若不走,怕是来不及了!
李隆基:(白)朕今一走,愧对黎民,要被天下人耻骂了!
高力士:(白)万岁!梅娘娘久居在上阳宫,此番避难是否一同随往啊?
李隆基:(白)这个!
杨国忠:(白)万岁!此番出宫非比往常,当轻简而行!
杨玉环:(白)西川之路,玉环愿陪伴三郎!
李隆基:(白)唉!
江采苹:【二黄导板】纵横胡虏焚金殿,【回龙】烽烟起,城池陷,浓烟滚滚后宫院,喊杀声中火烛天。【快三眼】宫娥们惶恐四处逃窜,如雪刀光逼眼前。嫔妃们伤卧后宫院,看她们一个个惨凄凄,声切切,疼痛难忍实堪怜。回身且向梅林转,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嫣红!【二黄散板】不知万岁驾可安?《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嫣红:(白)万岁爷和杨娘娘在御林军护送下,已然逃出皇城,到西川避难去了!
江采苹:(白)万岁无恙便好!
嫣红:(白)娘娘!胡兵已然杀进后宫,您快快随我逃出宫去!
江采苹:(白)我久病缠身,即使逃出宫院,又到何处安身?嫣红你……你逃命去吧!
嫣红:(白)娘娘!难道您就在此等死不成吗?
嫣红:(白)娘娘!事已紧急,咱们快走吧!
江采苹:(白)嫣红!你竟敢不遵我命?
嫣红:(白)既然娘娘不肯离宫,奴婢情愿在此陪伴娘娘,与娘娘同生共死!
江采苹:(白)嫣红!你我名为主仆,情同姐妹。你随我年少离家;你随我进宫伴驾;你见我翩若惊鸿;你见我孤居冷宫。我这万般愁苦,你都已知晓。《梅妃》李军、刘桂娟、熊明霞实况剧本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今日我有一事相托于你!
嫣红:(白)娘娘!您说!
江采苹:(白)你若逃出宫院,回转家乡,见到我那高堂老母,就说儿今生不能堂前侍奉,待到来生再续母女之情!
嫣红:(白)娘娘!
江采苹:(白)我母年迈,请你代我堂前尽孝。百年之后,养老送终。我纵死九泉,也得甘心瞑目。你……受我一拜!
嫣红:(白)娘娘!
嫣红:(白)娘娘!娘娘!奴婢拜别了!
伴唱:〔青春年华入宫闱,一腔情爱已成灰!既是真心难相对,魂儿守着俏寒梅。〕
高力士:(白)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梅亭依旧,却已今非昔比了!渔阳鼙鼓一场战乱,万岁爷逼走西川,马嵬坡前六军不发,万岁爷无奈,逼死了杨娘娘。如今这江山算是保住了,可当年天宝皇帝的太平盛世却已荡然无存了!自打回宫以来,上皇终日伤心落泪。他的心里头哇,既觉着对不住冤死在马嵬坡的杨娘娘;又觉着对不住冷落在上阳宫的梅娘娘。今儿个一早,怹老人家就说是要来梅林看看,这不,上皇怹来了!
李隆基:(白)梅园犹存,爱妃不见。静思往事,孤何以为情?唉!【西皮慢板】思往事不由孤心中酸辛,看那厢分明是大内华清。这一边是走入上阳路径,今日里又来到旧日梅亭。高力士扶孤王把梅亭来进,池荒凉人不在好不伤情。
高力士:(白)上皇今日回銮,就该欢喜庆贺才是啊!为何伤感起来了呢?望上皇保重龙体要紧哪!
李隆基:(白)寡人今日回宫自然欢喜,只是杨娘娘死在马嵬坡,梅娘娘又不知下落,叫孤怎不伤痛?
高力士:(白)上皇不必伤感!想那梅娘娘恐怕尚在人间,也未可知啊!
李隆基:(白)高力士!
高力士:(白)奴婢在!
李隆基:(白)替孤传旨:若有人知道梅娘娘的下落,前来报信者,定有重赏!
高力士:(白)奴婢遵旨!
李隆基:(白)采苹!你在何处啊?【西皮散板】游梅苑禁不住伤心泪降,观此景不由人倍觉情伤。想当日西宫梅苑金屋辉映,到如今萧萧索索难话愁肠。【原板】旧日的霓裳惊鸿耳边犹响,对残霞更添我万种凄凉。可叹我堂堂天子九州共仰,兵戈起蓦地里拆散鸳鸯。梅亭宴缠绵意令人怎忘?更思念采苹女性格温良。若早知宛转娥眉马嵬命丧,悔不该将梅妃抛弃一旁。到今朝遍京城踪迹难访,【散板】只落得观旧景遗恨茫茫。
伴唱:〔梅花开,梅花落,柔情似水君恩薄,君恩薄。曾将素心托明月,烟雨红尘愁几多。〕梅妃时长148:09,沿袭传统文化的和完美结合曲艺艺术,刘桂娟,李军,熊明霞的精彩演出更是锦上添花。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京剧《梅妃》全剧【刘桂娟】视频唱词或者下载收藏。京剧《梅妃》全剧【刘桂娟】相关剧本视频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admin@xqshipin.com
十品戏曲网戏曲大全网站】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9-201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