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戏迷票友光临十品戏曲网,传承戏曲精粹,传播戏曲文化! 戏迷留言GOOGLE地图百度地图RSS订阅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戏曲网  »  京剧  »  四郎探母(又名:四盘山)全场

四郎探母(又名:四盘山)全场

更新时间:2011-10-24 10:25:25
戏曲状态:高清全场戏
戏曲演员:耿其昌  李维康  柯茵婴  温如华  江其虎  齐世钧  辛宝达  李鸣岩  陈丽华  陈志清  
戏曲类别:京剧
推荐级别:普通级别☆
戏迷点播: 加载中
保存/分享:我要收藏
(第1组播放地址)播放地址(土豆)
(第2组播放地址)播放地址(56高清)
影片内容介绍:
 

【第一场:坐宫】

(杨延辉上。)
杨延辉 (引子) 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念) 沙滩赴会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
(白) 本宫,四郎延辉。我父金刀令公,老母佘氏太君。只因十五年前,沙滩赴会,本宫被擒。蒙萧太后不斩之恩,反将公主招赘。昨闻小番报道:萧天佐在九龙飞虎峪,摆下天门大阵,我母解押粮草来到北番,我有心,过营见母一面,怎奈关井阻隔,插翅难飞,不能相见。思想老母,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慢板)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想当年沙滩会,
(西皮二六板) 一场血战,
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散,
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我被擒改名姓身脱此难,
将杨字改木易匹配良缘。
萧天佐摆天门在两下会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出关去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远隔天边。
思老母不由得儿把肝肠痛断,
想老娘想得儿泪洒在胸前。
(哭头) 眼睁睁母子们难得见,儿的老娘啊!
(西皮摇板)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铁镜公主 (内白) 丫头!
丫鬟 (内白) 有!
铁镜公主 (内白) 带路啊!
丫鬟 (内白) 啊!
(丫鬟引铁镜公主同上。)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
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我本当与驸马消遣游玩,
怎奈他终日里愁锁眉尖。
(白) 驸马,驸马,咱家来啦!
(丫鬟引铁镜公主同进门,杨延辉站起。)
杨延辉 (白) 公主来了?请坐!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请坐。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坐。)
铁镜公主 (白) 我说驸马,自你来到我国,一十五载,朝欢暮乐,未尝有一日忧思。我瞧你这两天,总是这么愁眉不展的?莫非你有什么心事不成吗?
杨延辉 (白) 本宫无有什么心事,公主不要多疑。
铁镜公主 (白) 哦,你说你没有什么心事啊?那么你瞧你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净呢!
杨延辉 (白) 哦。
(杨延辉背脸拭泪。)
铁镜公主 (白) 哎,现擦可也就来不及啦。
杨延辉 (白) 公主,本宫心事却有呃,慢说公主,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猜透。
铁镜公主 (白) 怎么着?你说你的心事咱家我猜不着啊?慢说你的心事,就是我母后的国家大事,咱家不猜便罢!
杨延辉 (白) 若猜呢?
铁镜公主 (白) 要猜呀?也猜个八九分儿。
杨延辉 (白) 今日闲暇无事,就请公主猜上一猜。
铁镜公主 (白) 对啦,闲着也是闲着,那么待咱家猜上一猜。
丫头。
丫鬟 (白) 有!
铁镜公主 (白) 打坐向前!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起,铁镜公主接过喜神。)
铁镜公主 (西皮导板) 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
(丫鬟接过喜神,下。)
铁镜公主 (西皮慢板) 猜一猜驸马爷袖内机关。
莫不是我母后将你怠慢?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啊!公主,你这头一猜……
铁镜公主 (白) 这头一猜八成儿就猜着了?
杨延辉 (白) 错了!
铁镜公主 (白) 哟,怎么会错呐?
杨延辉 (白) 想太后,乃一国之主,慢说无有怠慢,纵然怠慢,焉敢怎样啊?
铁镜公主 (白) 对啊!想我母后,乃是一国之主,你这女婿,又有半子之劳,别说没有些个怠慢的地方儿,就是有些个迟慢,还敢把她老人家怎么样呢?
杨延辉 (白) 着哇!
铁镜公主 (白) 不是的?
杨延辉 (白) 不是的!
铁镜公主 (白) 哦,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夫妻们冷落少欢?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你又猜错了!
铁镜公主 (白) 哟,怎么又猜错了呢?
杨延辉 (白) 想你我夫妻,相亲相爱,越发的不是了啊。
铁镜公主 (白) 是啊!想你我夫妻,相亲相爱,怎么能够说是“冷落”二字呢?
杨延辉 (白) 是啊!
铁镜公主 (白) 又不对?
杨延辉 (白) 不是的!
铁镜公主 (白) 哦,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思游玩那秦楼楚馆?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吧?
杨延辉 (白) 想那秦楼楚馆,虽然美景非常,难道还胜得过皇宫内院不成么?公主猜不着不要猜了啊。
铁镜公主 (白) 是呀!想那秦楼楚馆,还胜得过这皇宫内院不成吗?
杨延辉 (白) 着啊!
铁镜公主 (白) 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 莫不是抱琵琶你就另想别弹?
杨延辉 (白) 哎呀公主啊!想你我夫妻,况且又生下小阿哥,讲什么抱琵琶另想别弹?你说此话,屈煞本宫了!
(杨延辉微哭,拭泪。)
铁镜公主 (白) 哟!你瞧,你这爱哭劲儿的。咱家说了一句不要紧的话,就哭出来了。猜得不对,再猜就是了嘛!
杨延辉 (白) 公主不要猜了啊。
铁镜公主 (白) 诶,一定要猜。咳,这倒难了!
(西皮慢板) 这不是那不是是何意见?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站,杨延辉凝目遥望,失意。)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请过来,咱家这一猜呀,准能猜到你的心眼上。
杨延辉 (白) 哦,公主请猜。
铁镜公主 (白) 听了!
(西皮摇板) 莫不是你思骨肉意马心猿?
(丫鬟上,将喜神交与铁镜公主,下。)
杨延辉 (白) 哦!
(西皮快板) 贤公主虽女流智谋广远,
猜透了杨延辉袖内机关。
我本当向前去求她方便!
铁镜公主 (白) 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哦!
(西皮摇板) 还须要紧闭口慢露真言。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坐。)
铁镜公主 (白) 驸马,咱家猜了半天到底儿是猜着了没有?
杨延辉 (白) 心事却被公主猜中!不能与本宫做主也是枉然呐。
铁镜公主 (白) 咳,只要你对咱家说明,我给你做主就是了嘛!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西皮快板) 我在南来你在番,
千里姻缘一线牵。
公主对天盟誓愿,
本宫方肯吐真言。
铁镜公主 (白) 怎么?说了半天,要咱家起誓啊?
杨延辉 (白) 正是!
铁镜公主 (白) 巧了,我就是不会起誓!
杨延辉 (白) 啊?番邦女子连誓都不会盟么?
铁镜公主 (白) 哪儿像你们啊?起誓当白玩儿,我不会。
杨延辉 (白) 也罢,待本宫教导与你呀。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站起。)
铁镜公主 (白) 对了,你教给我吧!
杨延辉 (白) 跪在此尘埃,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消息,是怎长怎短呃”!
铁镜公主 (白) 就是这个呀?我会了,你听着:“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半点,到后来,叫我是怎么样儿的长,是哪么样儿的短”!
杨延辉 (白) 诶!要你终身对天一表呃!
铁镜公主 (白) 你当我真嘚不会起誓?阿哥您抱着,
(杨延辉接喜神。)
铁镜公主 (白) 待咱家起誓呀!
(西皮流水板) 铁镜女跪尘埃祝告上天,
尊一声过往神细听咱言:
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半点!
杨延辉 (白) 怎么样啊?
铁镜公主 (白) 唉!
(西皮摇板) 三尺绫自悬梁尸不周全。
杨延辉 (白) 言重了!
(铁镜公主站起,接喜神。)
杨延辉 (西皮快板) 贤公主盟罢了宏誓愿,
杨延辉才把心放宽。
二次向前
(西皮摇板) 重把礼见,
(杨延辉、铁镜公主同施礼,同坐。)
杨延辉 (西皮摇板) 我方好过营去探母问安。
铁镜公主 (白) 驸马,誓我也起了,有什么话,你呐快点儿说吧!
杨延辉 (白) 啊,公主,你道本宫,当真姓木名易么?
铁镜公主 (白) 哎哟!这不成了笑话儿了吗,谁不知道,您是木易驸马呀!
杨延辉 (白) 非也!
铁镜公主 (白) 非也?哈哈!自从你来在我国,一十五载,怎么着?连个真名实姓都没有?巧了,你今儿个说了真情实话便罢!如若不然,奏知母后,哈哈,哥哥儿!我要你的脑袋使唤!你可害苦了我啦!
杨延辉 (西皮导板) 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
(喜神啼哭。)
杨延辉 (白) 呃,本宫与你讲话,为何在阿哥身上打搅啊?
铁镜公主 (白) 你说你的话,还拦得住我的儿子他不撒尿吗?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铁镜公主 (白) 说好的吧!
杨延辉 (西皮原板) 贤公主细听我表一表家园:
我的父老令公官高爵显,
我的母佘太君所生我弟兄七男。
都只为宋王爷在五台山还愿,
潘仁美诓圣驾来北番。
你的父设下了双龙会宴,
我弟兄八员将就赴会在沙滩。
(西皮快板) 我大哥替宋王席前遭难,
我二哥短剑下命丧黄泉;
我三哥被马踏尸骨不见,
有本宫和八弟失落北番。
我本是杨……
(铁镜公主急示噤声,杨延辉、铁镜公主同出门分至两侧看,双进门。)
铁镜公主 (白) 快点儿说吧。
杨延辉 (哭头) 啊!贤公主,我的妻呀!
(西皮摇板) 我本是杨四郎把名姓改换,
将杨字拆木易匹配良缘。
铁镜公主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
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
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得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
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杨延辉 (白) 公主啊!
(西皮快板) 我和你好夫妻恩德不浅,
贤公主又何必过于歉言。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得展,
也难忘贤公主恩重如山。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说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
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什么心腹事你只管明言。
杨延辉 (西皮快板) 非是我这几日愁眉难展,
有一桩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的娘押粮草来到北番。
贤公主若容我母子相见,
到来生变犬马结草衔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
你要拜高堂母就我不阻拦。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虽然不阻拦,
无有令箭也枉然。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我有心赐你金鈚箭,
怕你一去就不回还。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赐我的金鈚箭,
见母一面即刻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够还?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宋营离此路途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铁镜公主 (西皮快板) 适才叫咱盟誓愿,
你对苍天就表一番。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要我盟誓愿,
将身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
铁镜公主 (白) 怎么样啊?
杨延辉 (白) 罢!
(西皮摇板) 黄沙盖脸尸骨不全。
铁镜公主 (白) 言重了!
(西皮流水板) 一见驸马盟誓愿,
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在后宫乔改扮,
(铁镜公主出。)
铁镜公主 (西皮摇板) 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铁镜公主下。)
杨延辉 (西皮快板) 公主去盗金鈚箭,
好到宋营拜慈颜。
扭转头来叫小番!
(西皮散板) 驸马爷即刻要出关!
(杨延辉下。)

欲知四郎探母(又名:四盘山)全场如何,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京剧四郎探母(又名:四盘山)全场。四郎探母(又名:四盘山)全场剧情介绍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举报邮箱:admin@xqshipin.com
十品戏曲网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 2009-2012
免责申明:本站承诺提供免费戏曲视频在线观看服务大全。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通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